图片 5

秦岭深处梦圆生态致富,秦岭深处一个

就瞅准了这满目的绿水青山,一些林产品加工厂和矿山企业仍在蚕食这宝贵的绿水青山生态资源,留下绿水青山,一旁的电影博物馆是20世纪七八十年代留下的老电影院

图片 1

留坝县城 陶明摄/光明图片

  昔日穷乡僻壤的秦岭深山留坝县,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钉钉子精神,致力于生态文明建设,短短几年便获得“国家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县”“全省脱贫攻坚绩效考核优秀县”等荣誉,真正实现了“绿水青山金不换”的美丽梦想。
  瞅准绿水青山做文章   2011年的留坝,人口不多,负担却重;地域广阔,资源禀赋并不差。新一届县委班子一成立,就瞅准了这满目的绿水青山,打算做些文章。当时,一些林产品加工厂和矿山企业仍在蚕食这宝贵的绿水青山生态资源,以支撑自身的存活和营利,有的甚至还是全县的纳税大户。
  是继续蚕食绿水青山,还是另辟蹊径,走可持续发展之路?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经过充分调研论证,县委县政府班子决定大胆实践,瞄准“建设中国山地旅游示范区”这个目标,通过兴旅游旺百业,走营林绿化、无碳发展的生态立县之路。
  这在当时的留坝引起了不小轰动。反对的人认为,无碳就是无工业,而无工业何来经济增幅?支持的人认为,留坝因汉代张良喜爱这里的清幽隐居于此并被封为留侯而得名,何不利用这难得的文化底蕴和绿色资源打造出造福地方百姓的金山银山呢?
  说干就干,县里随即加大了退耕还林和培育公益林的力度,把1224亩陡坡地全部退耕还林,并把1.2万亩公益林责任到户加强管护,形成了全县上下打绿色牌的合力。这些举措使得当地的森林覆盖率由原来的80%提升到90%以上,建成了“春有百花夏戏水、秋赏红叶冬看雪”的美丽生态乡村。
  生态旅游结硕果
  为了营造全域生态旅游的大环境,留坝县因势利导,决定整合资金6.4亿元,实施旅游开发项目162个,通过全面提升张良庙景区、中国古栈道水世界、留坝老街等生态旅游骨干项目,让更多农户都能从绿水青山中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
  旅游兴,物流旺。留坝县将地方名优特产西洋参、土蜂蜜、板栗、银杏等申报为中国地理产品认证标志,随着游客蜂拥而至,全县土特产销售持续兴旺,一下子拉动了绿色产业大发展,逐渐盘活了生态经济,顺利实现了由重污染、高消耗的经济增长模式向低碳、绿色GDP的平稳过渡。
  如今的留坝,漫步古街书吧,你可以免费获取知识,享受静美生活;移步张良庙访古,你能瞻仰先贤遗风,体验道家文化的独特魅力;融入古栈道水世界戏水或凌空紫柏山滑雪,又是另一番康健超脱的人生体验……自驾游、生态休闲游、乡村体验游四季火爆,以旅游产业带动生态绿色产业发展的良性格局已然形成。
  过去5年来,全县农业产值增长1.8倍,农民人均纯收入持续保持两位数增长;旅游收入占到全县总产值的半壁江山,90%的农户参与到旅游产业中,人均增收2000元以上。
  蹚出生态扶贫路   在大刀阔斧地进行生态文明建设以前,留坝全县有1892户4320人面临无法走出大山、增收无门之困。如何让这些贫困户在2020年前顺利脱贫?留坝县委县政府的做法是:在将绿水青山变为金山银山的科学实践中输送脱贫、致富的营养,为贫困户务工增收当后盾、搭平台。
  为了让村级党支部有实力、有手段打赢全程帮扶贫困户的攻坚战,留坝县创新出以支部书记为领头雁、依托生态绿色产业优势帮扶的扶贫互助合作社模式,即将村党支部领导下的集体经济、绿色产业、公益事业、小型建设、管理服务职能融为一体,由支部书记领衔,让扶贫社下属经济组织来承担经营职能,把贫困户劳动力纳入其中就地务工。此举既创新了扶贫理念与模式,又强壮了村级党支部的带头能力与影响力,建成了“党支部+扶贫社+贫困户”的命运共同体,蹚出了一条生态扶贫的康庄大道。目前,全县73个扶贫社共吸纳会员1143户3182人,实现村村覆盖。
  留坝县紫柏街道办大潭村党支部书记李宗安,既当领头雁又当帮扶人。在把自己承包的5亩荒地全部率先绿化后,他领衔成立了扶贫合作社,带动其他农户连片发展成20余亩绿色产业。几年前,他们投资建起逸安园休闲农庄,吸纳周边农户及扶贫合作社会员10余人务工。“原先家中老少4口,全指望我忙里忙外,外出打工想都别想……现在可好了,在农庄务工,每月有了固定收入,还能照顾家里,有了把日子往好过的心劲儿”,谈起自己的变化,大潭村村民吴大章高兴地说。
  如今的留坝成为秦岭地区最具人气的旅游目的地之一,随着人物、物流滚滚而来,人们就近务工和劳动,在优美的大自然中实现创收,真正实现了“绿水青山金不换”的美好图景。(作者 周吉灵)

“零工业”留下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引来游人激活旅游业,旅游业又带旺特色种养业,串起一条脱贫富民的全产业链——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留坝找到了转化媒介

图片 2

秦岭腹地的留坝县城全景。大片的绿地将小城装扮得分外美丽。记者陶明摄

冬夜,踏着老旧的青石板,秦岭深处一条老街两侧的木质老屋纷纷掌灯,咖啡的阵阵香气从书吧里溢出。

杂货店里,居民李叔悠闲地看着电视。老供销社还是20世纪50年代的样子,但里面已改造成风尚简约的青年旅社。拐出老街,穿城而过的北栈河两岸灯火阑珊,一旁的电影博物馆是20世纪七八十年代留下的老电影院。

“留坝,留下吧!”温州人谢国林真的留下了。“来这里数星星、看月亮!”号称已是“留坝人”的谢国林仰头说道。只见一轮明月挂在老城墙的门楼上,纯净、美好。

图片 3

秦巴深处的陕西省留坝县青山绿水,旅游是主导产业,美丽的紫金河穿城而过,昔日荒芜的120余亩河滩经过近几年的整修,已因地制宜播种上了适宜高海拔生长的花卉。鲜花将宁静、整洁、清凉的小城装扮得分外妖娆,吸引着旅游者纷至沓来。记者陶明摄

“留”什么“不留”什么,留坝的选择题

被山间明月映照的,更有花海,民宿,菌菇大棚、散养的鸡场、漫山的蜂箱以及紫柏山高山滑雪场、亚高原体育训练基地、木工学堂研学基地,山间骑行训练营地……

在秦岭深处的这个小县,谢国林是留下来追梦的众多外来者之一。

用谢国林自己的话说,他“在最美丽、最幽静的地方休息,诗意地栖居在老街”。作为留坝老街书吧项目的负责人,谢国林还合伙经营着留坝的多个文旅、民宿项目。

有意思的是,如果要用一个“关键字”形容这个背秦川、面巴蜀的古县,首选的就是“留”——

留坝,得名于“汉初三杰”之一“留侯”张良在这里功成身退,并给这里留下一座张良祠;留坝,有一条“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寒溪河,留下一段“若非寒溪一夜涨,焉得汉室四百年”的“留人”佳话。如今,这个西安及周边地区的“绿肺”和“夏宫”,这个以“22℃夏天”闻名的地方,每到夏季,会留下众多消暑的度假客。

事实上,作为陕西脱贫攻坚主战场秦巴山区贫困县之一,“留”什么“不留”什么,始终是留坝谋发展的必答题:是留下绿水青山?还是留下采矿企业?

从2011年开始,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留坝在“留”与“不留”的问题上交出了漂亮答卷:绿水青山,坚决留住;对生态环境可能产生不可恢复性破坏的矿业开发,坚决不留!

经过几年的努力,留坝把矿山都关了,把风电、生物质发电、小水电都停了。除了农产品加工,留坝已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工业。围绕“旅游一业突破”战略,依托生态优势发展全域旅游和绿色种养业,让百姓共享绿色发展红利,这个秦岭深处的“零工业”县走出了脱贫富民的绿色发展新路。

图片 4

留坝县城老街一角。记者陶明摄

把总投资10亿的项目“挡在门外”

“绿水青山是我们必须永远留住的宝贵财富。凡是有污染的企业,包括水电等可能破坏生态的项目,一律不能进入留坝。”说起留坝的“留”与“不留”,县委书记许秋雯的回答干脆利落。

20世纪80年代,留坝靠“伐木头、挖石头”,也曾有过短暂的繁荣。很快,林被砍秃了,山被挖烂了,水被搅浑了,搞丢了自己的最大资本,留下满目疮痍,留坝却贫困依旧。

痛定思痛,留坝人渐渐醒悟:毁生态卖木头和石头,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不仅换不来富民强县,还遗祸子孙。

一方面是生态自觉,另一方面,随着国家天然林保护工程的全面实施,尤其是南水北调工程的实施,为保一江清水送京津,留坝作为水源地,面临严格的水质要求,谋发展必须把生态保护作为前置条件。为此,留坝建立“环保第一审批”和“一票否决”制度,把生态保护作为各镇和各单位年度考核的首要指标。

2012年,留坝拒绝了这个山区小县空前的“天价”大项目——紫柏山风力发电项目。“那可是一个总投资10个亿的项目啊!当年留坝全县的GDP也不过8.78亿。”许秋雯说。

风景秀丽的紫柏山,是与华山、骊山齐名的陕西名山。山顶的天坦群落,风力强劲,是发展风电不可多得的好地方。一开始,不少人以为这是个清洁能源项目,但也有人提醒“清洁能源”与“生态环保”不能简单画等号。于是,“风力发电项目”的现场调研会开到了紫柏山顶。

一听介绍,与会者意见惊人一致:“这个项目不能做!”

原来,这个项目要在每个山包上竖一个风机,每个风机都要开挖一个占地两亩且能装下混凝土基座的大坑,还要在紫柏山顶修一条宽8米的路,将风机整体运送上山。先不说对海拔2200米以上亚高山草甸的景观破坏,仅紫柏山脆弱的生态环境,有土层最厚100厘米,最薄不过60厘米,一旦破坏根本不可能再恢复。

想在留坝搞电的项目还真不少。在紫柏山风力发电项目论证的同时,另一个生物发电项目也在论证,一家发电企业看上了留坝满山遍野的树木。

带着“生物发电”未必“生态”的疑虑,县委、县政府组织干部入户调研。有群众反映,如果这个电厂投产,每天要收购80辆大卡车的木材做燃料,“几天就把我们的山砍秃了!”大家一听,又是一致反对。

就这样,凡与“生态立县”不符的项目,都被留坝坚决拒之门外。同时,留坝积极争取省、市相关部门的支持,从源头上限制企业在留坝境内探矿采矿行为,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关停上百家淘金、采砂采石和开矿等企业,从源头上根治破坏生态行为的发生,实现了“零工业、零排放”。同时,大力推进天然林保护、小流域治理和绿色长廊建设,森林覆盖率达91%,空气、地表水等多项指标达到国家Ⅰ类标准,空气中负氧离子含量达到每立方厘米3万个以上,使留坝成了名副其实的“天然氧吧”,连续3年荣登“全国百佳深呼吸小城”榜单。

图片 5

读者在“留坝书房”阅读图书。在留坝县城的老街上,有一座由老四合院改建成阅读空间的“留坝书房”。记者陶明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