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522.com
个人资料
光印玉象
光印玉象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87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光印玉象的这篇博文被推荐到www.3522.com
此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壮丽70年,我爱我的国#

(2019-08-26 12:34:43)
标签:

我爱我的家乡

原创

分类: 远方之翼(散文)

                                 

#壮丽70年,我爱我的国#

父亲今年正好70岁。       

  他是一个农民,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的儿子,与土地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如今,坐在自家新落成的的院子里,吸着烟,面对着墙角的一堆瓦,常常若有所思地凝望着。         

为了瓦,父亲一辈子在辛勤劳作,忘记了艰苦生活带来的苦痛。         

年轻的时候,父亲身材高大、体格强健,独自一人,摇一木船去百里开外的窑厂买瓦。那是一种土瓦,是在土窑里烧制而成的瓦。弧形的轮廓,青黑的颜色,一片一片整齐地垒在船舱里。母亲在河埠头从清晨张望到傍晚,从傍晚盼望到深夜,在漆黑的河面上,父亲以一种惊人的毅力,一个人摇着橹,向着家的方向缓缓前进。吱嘎的橹声,哗哗的水声,是家里妻子的等待,孩子的哭声,让这个男人忘了夜的孤单和寒冷。 从此,家里有了两间泥墙土瓦的平房。        

午饭过后,父亲乐意搬个小板凳,坐在自家的廊檐下吸烟,看着烟圈慢慢升腾、扩散,最后钻进瓦缝里,直至消失。母亲总催促父亲早点下地干活,孩子们则在屋里屋外窜进窜出,全然不在乎父亲在想些什么。        

一个下雨的午后,父亲依然坐在廊檐下吸烟。隔壁李叔正巧经过,和父亲打招呼,父亲木讷地应着。“你家屋顶漏水了!”父亲这才意识到,这屋顶该修一修了。        

于是,父亲想到了要盖红砖洋瓦的小楼房。 那是一个艰苦的年代,物资极其匮乏。农民除了种地,没有其它经济来源,要买洋瓦盖房,无异于天方夜谭。        

父亲一旦坚定了这个信念,就义无反顾地去做。每天起早贪黑,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日夜劳作。可生活依然拮据。母亲说,你何不承包土地,种些经济作物?于是,父亲承包了村里的一片荒地,种了甘蔗、络麻,整日整夜地经营着自己的梦想。        

有一天回家吃饭,父亲的手指突然不能弯曲执筷了。母亲用脸盆端来温水,让父亲把手浸泡在里面。好久,父亲说可以弯曲了。这双像树皮一样粗糙,裹着一层黑胶一般的手,颤颤巍巍地拿起筷子,小心翼翼地扒着碗里的米饭。父亲,在岁月的洗礼下,正慢慢老去。        

父亲终于可以去买洋瓦了。那天,他叫上了自己的兄弟,借了村里的挂机船,向邻县的瓦厂前去。红色的洋瓦,一片一片平整地堆在船舱里。挂机船冒着青黑色的烟,“突突突”清脆的柴油机的响声,和着哗哗哗的水花声,像父亲的心跳一般,富有节奏而又快感。母亲带着我们在河埠头等待,从早上到下午,当船靠岸的刹那,我们看到了满满一船洋瓦,还有父亲买回来的一大袋和洋瓦一样颜色的桔子。

       父亲开始请人建房。三间红砖洋瓦房上梁盖瓦的那天,外婆特意买了鞭炮装在木盘子里前来贺喜。响亮的鞭炮声,方圆数里都听得见,父亲开心得像个小伙子,他终于直起腰板,和村人一起谈论洋瓦房的美观和坚固。晚饭后,母亲端着另一个木盘子给父亲,里面是三片土瓦,用红色的棉絮包裹着。“我娘说了,以后要你盖小洋房。”当时,父亲微微有点醺醉,根本没听见母亲的话,他沉浸在洋瓦房落成后的喜悦中。“知道了!”然后倒头大睡。         他确实忘记了母亲的话。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祖国大江南北,农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头脑灵活的人下海办企业,生意越做越红火。父亲早就不再承包土地了,他嫌累,嫌赚钱少。他觉得造好了洋瓦房,这一辈子就值了。想起出生的那年,奶奶是在竹林里搭建的竹床上生下了他,一家人挤在破败不堪的土房里,逢雨漏水,遇风不挡,经历过这样的生活,住在洋瓦房里,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村民们的房子越造越漂亮,房顶盖起了琉璃瓦,在阳光照耀下金光闪闪,刺得父亲的眼睛生疼。他的腰板有些硬了,脸上的皱纹渐渐深了。看着儿子要结婚办喜事,心里突然觉得要有套像样的婚房。洋瓦房虽然不漏雨,但在岁月的冲洗下,已渐渐泛灰,红色的瓦片在邻居家琉璃瓦的反衬下,黯淡无光,就像父亲此时的脸,已没有青春的印记,全然是一片无奈和荒芜。 他惦记起了那三片土瓦——外婆带来的三片土瓦,然后让母亲翻箱倒柜地找出来,细细端详着。此后,父亲再次承包了一片土地,开始投入到养殖产业。        

靠着国家的优惠政策和经济的飞速发展,父亲的养殖场越办越好。三年后,父亲动手盖房。         

一幢崭新的小洋房矗立在村子一角。盖瓦的那天,父亲一个电话,一车暗红晶莹的琉璃瓦运来了,几个工人师傅把瓦一捆一捆的码在房前空地上,父亲在一旁递着烟,笑嘻嘻地招呼他们轻点放。“结实着呢,碎不了!”几个操着外地口音的工人,没一会儿工夫就卸完了一车瓦,然后开着汽车走了。         

琉璃瓦洋楼建成后,父亲似乎觉得遗漏了点东西。他还是喜欢坐在廊檐下吸烟,看着烟圈慢慢升腾、扩散,直至碰到白色的天花板,消失。他似乎再也找不到当年在土瓦的廊檐下吸烟的心情。房子干净敞亮,坚固气派,但再也没有年轻时候的美好记忆。只有那些土瓦洋瓦,才是父亲的根,是父亲的梦,是父亲血液里的浓浆。曾经,父亲用自己的双手,一片一片把它们从遥远的地方像新娘一样娶来,一片一片盖在自家的楼顶上。父亲的手摸过每一片瓦,每一片瓦上都留有父亲的汗渍。父亲太熟悉这些瓦,以至于看见这些瓦,眼角竟有些潮湿了。         

一片又一片,父亲又把它们找了回来。破的,碎的,残缺的,能找到的瓦,父亲通通把它们堆在院子的一角。吃饭之后,他依旧点起一支烟,坐在廊檐下,静静吐着烟,凝望着瓦堆,似乎看到了当年的艰苦生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www.3522.com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