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522.com
个人资料
作家张明
作家张明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2,982
  • 关注人气:1,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www.3522.com
正文 字体大小:

#壮丽70年,我爱我的国#“谁知破夔门,东流成大海”

(2019-09-12 19:14:29)
标签:

我的中国榜样

作家张明

中国政法大学

黄道秀教授

文化

#壮丽70年,我爱我的国#“谁知破夔门,东流成大海”

“谁知破夔门。东流成大海”
——在www.3522.com遭遇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草茉莉”老师


作者:张明


      20051231日,在互联网博客的诱惑下,我也在新浪网建立了自己的博客。原本要注册我的本名“张明”,谁知“博客系统”告诉我,已经有人注册“张明”了,要我改换用户名。


       可以理解,叫“张明”的人有许多,仅我知道的,中国社科院有一个“张明”,新华社有一个“张明”,外交部有一位副部长也叫“张明”,普通人中的“张明”就更多了。我想了想,就在我的名字前加上我的职业“jingcha”两个字,居然注册成功。后来这家互联网系统把“jingcha”列入敏感词汇,我将自己的网名改成了“作家张明”(我是北京作家协会会员)并一直伴随我到今天。


        就在我的博客“开张”不久,一位名叫“草茉莉”的博友过来点评。那是我的系列文章《北京公交车见闻录》的第一篇,其中写到由于某些北京人(例如公交车司机或售票员)在对待外地人态度不好时,外地人谈到他们对北京人的印象,甚至还连累了整个首都的形象。


        这个“草茉莉”在评论中写到:“我们北京人应该对自己的客人更尊重、更亲切。有人(指北京人)常说什么‘天子脚下’之类的话,天子脚下并不是天子啊!而且,正因为是天子脚下,我们的一言一行更应该体现首都人的文明和礼貌。随地吐痰呀,加塞呀,‘京骂’呀,宰客呀,说话损人呀......,我们应该摈弃的东西还少吗?”


       这个评论很尖锐,而且一针见血。可见“草茉莉”很了解北京的状况。于是,我用鼠标点击这个“草茉莉”,看看究竟是个什么人?


       刹那间,一个亮丽的“前苏联”世界展现在我的面前。“初见红场”、“叶莲娜的故事”、“柳达的婚事”、“玛特廖什卡”的文章和图片等等,让我目不暇接、眼花缭乱。怎么,这个“草茉莉”与俄罗斯有什么关系?不会是俄罗斯人吧?


       急急忙忙,我打开“草茉莉”的博文目录,看到最初的文章“草茉莉的由来”,才知道“草茉莉”就是“粉籽花”的意思。


       “草茉莉”是中国人。她生于天府之国的四川,教师职业,现居北京。于是,我采取网络博客中通常的做法,戏称“草茉莉”为“川妹子”。“川妹子”可是一个赞美词,说明四川女人勤劳能干肯于吃苦。


        不久,博友“倾听你的声音”(一位解放军大校军衔的女军官)召集一个小型座谈会,我和“草茉莉”还有其他几个博友也参加了。会上得知,“草茉莉”是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教学和科研成果累累,著作等身,桃李满天下。而且,“草茉莉”老师又特别谦逊和平易近人。


       后来,在写博客、看博客的同时,我继续关注“川妹子”的文章。得知“草茉莉”的人生轮廓大致是这样的:1941315日,“草茉莉”生于四川省大巴山深处的云阳县理财坝。她刚出生的时候,父亲做梦梦见漫山遍野盛开着“粉籽花”,艳丽得像云霞,像锦缎。别小看了“粉籽花”,云阳乡下的姑娘喜欢将它的籽实研成粉末作脂粉涂在脸上美容,按现在的说法,那可是纯绿色的天然化妆品呢。


       由于家乡重男轻女,再加上家境不富裕,“草茉莉”母亲的前七胎为五男二女,有四个男孩夭折,母亲怕拖累家庭,竟欲舍弃这个女孩。最终还是父亲决定留下,因为有个粉籽花美梦的好兆头,父亲说:“兴许这个女娃儿还有些来历呢”。


        “草茉莉”小时候曾在镇上读小学。后来由于家庭生活困难、负担过重,母亲决定已经上小学四年级的“草茉莉”休学,和她一起回乡下,边做农活,边带只有两个月大的小妹。“草茉莉”每天早出晚归,背着小妹上山砍柴、打猪草,回家还要帮着母亲烧火做饭,忙得不可开交。繁重的农业和家务劳动倒是次要的,关键是不能上学的残酷现实,就像一块沉重的巨石压在她的心头。可“草茉莉”始终不放弃读书的念头,望着灶膛里呼呼作响的火苗和屋外绵延起伏的崇山峻岭,她说:“我要读书。大巴山挡不住我,长江也挡不住我!”


        由于“草茉莉”的软缠硬磨以及后来家境逐渐好转,母亲终于同意她继续上学了。不久,“草茉莉”以第六名的成绩考取了云阳县中学,毕业后于1958年考入四川外语学院,主攻俄罗斯语言文学。1962年到北京政法学院任教,1988年到前苏联的喀山大学进修法学,现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是中国政法大学十大名师之一。


       互联网充满了神奇的色彩,它为我们打开了无数扇大门,不仅开拓了人们的视野,而且让我们结识了许许多多在正常生活中根本无法结识朋友,因为一个人的社交范围毕竟有限。


         在我的系列文章《北京公交车见闻录》和《预审警官的故事》等在博客里贴出之后,“草茉莉”不但仔细阅读,而且还在她的博文《博论之二:写什么》和《公交车——想说爱你不容易》里两次提到我。她在文中谈到:“写博客的第一要务是处理好‘博’与‘特’的关系。文章既要有特色,更要有可读性,就是平时人们说的‘好看’。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职业、生活道路和生活环境,从童年到老年积累了不同的经验,写就得写自己熟悉的人和事。这就是博客特色的基础。......有两位博友,我觉得做得极好:一位是‘申江小吴’[2],另一位是‘jingcha张明’。小吴是著名导演,他导演了和领导了一辈子的电影,他的文章大多与电影有关,但从来不是枯燥无味的导演理论和实践,无论是对电影的回顾,还是对前辈和朋友的纪念,都是生动的、有教益的、有现实意义的好文章,他的文字朴实无华,句句情真意切,故事生动有趣,作风平易近人......而张明呢,他从jingcha的视角研究北京公共交通问题。文章写了近二十篇,篇篇有见地。关于汪警官、预审警官的故事则反映了新时代jingcha的风貌,感人至深,体现了一个警官的高度社会责任感,加上他非常好的文字功底,文章如行云流水,非常好看。草茉莉应该向他们学习。”


        谦逊的大学教授把我与“申江小吴”放在一起夸奖,着实地让我汗颜和诚惶诚恐。“申江小吴”是电影艺术大家、国内著名导演和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 而我只是一名普通的警察,怎么能与电影艺术大师相提并论呢?!


        而真正有才学、更富有丰硕学术成果的正是“草茉莉”老师。我从“百度”搜到资料,其中提到“草茉莉”老师的主要译著有:


        《苏维埃行政法》(1983年);《俄罗斯联邦税法汇编》(1992年);《俄罗斯联邦最新经济法规》(1992年);《国际法史》(1992年);《俄罗斯联邦刑法典》(1996年);《美国法律词典》(1998年);《俄罗斯联邦刑事执行法典》(1999年);《俄罗斯联邦民法典》(1999年);《俄罗斯联邦刑法释义》(2000年);《俄罗斯刑法教程》(2002年);《俄罗斯联邦刑事诉讼法典》(2003年);《俄罗斯联邦民事诉讼法典》(2003年);《俄罗斯联邦仲裁程序法典》(2004年)等等,以上是将俄语翻译成汉语。此外,还有将汉语翻译成俄语的著作,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1990年);《中国和高等法律教育》(1989年)等。


        这其中有部分书目,是我许多年前参加北京市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时的法律学习参考书。由此可见,“草茉莉”老师的辛勤劳作惠及了多少莘莘学子。


        在教学的同时,“草茉莉”老师积极参加与俄罗斯法学界的学术交流活动。作为使者,她把两国法制建设的优秀成果相互介绍和传递,起到桥梁和纽带的作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9912月至20001月间,“草茉莉”老师专程赴莫斯科,向莫斯科大学宿舍火灾的受害者中国留学生提供法律援助,进行非诉讼索赔,并在当地检察机关参与相关诉讼程序,维护中国留学生的合法权益。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2011113日,“草茉莉”老师接受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和俄罗斯外交部的邀请飞赴莫斯科。114日是俄罗斯的“人民团结日”,这一天的下午,在俄罗斯古城尼日尼诺夫哥罗德,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将“友谊勋章”亲自授予“草茉莉”老师,用以表彰她为俄中友谊所作的杰出贡献。


        在授勋仪式上,面对这项崇高的荣誉,“草茉莉”致词说:“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人民团结日,在伟大俄罗斯公民米宁和巴扎尔斯基公爵的故乡,我被授予了友谊勋章。我认为这枚勋章不仅是对我五十年工作的奖赏,更是表达了俄罗斯对我的祖国——中国的友好感情。五十年里我只做了一件事,研究、教授和翻译俄罗斯文化和俄罗斯法律。我非常骄傲的是,我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一定是我们两国人民、两国法学家之间一座小小的,但可靠的友谊之桥。我将一生不仅把这枚勋章珍重地挂在胸前,而且珍藏在心灵深处,我将时刻准备着为中俄世代友谊的发展而尽一切努力!”


        孔子说:“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与达而达人。”“草茉莉”老师五十年来,倾自己最大的精力教诲无数学子,桃李满天下,也使自己的形象更加真诚和完美。在互联网www.3522.com中能够认识“草茉莉”老师,也是我的荣幸。


        同为四川人的陈毅元帅有诗曰:“三峡束长江,欲令江流改。谁知破夔门,东流成大海。”


        小小的柴禾妞川妹子,用自己的智慧和勤奋,走出云阳县的理财坝,终于登上了俄罗斯最高荣誉领奖台。


        “我要读书,大巴山拦不住我,长江也拦不住我!”幼小的“草茉莉”倔强地说。

        “兴许这个女娃儿还有些来历呢”。老爷子坚信这个美梦会成真。


         家乡的粉籽花开满了山岗,艳丽得像云霞,像锦缎......

                                                                                                

       [1]“草茉莉”本名黄道秀,中国政法大学俄语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2]“申江小吴”本名为吴贻弓,著名电影导演,中国文联原副主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www.3522.com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